全球最大鋰輝石礦或4月復產

國內多家鋰業公司可實現擴產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徐路易 】 【發布時間: 2019-03-04】

 

  據澎湃新聞報道,融捷股份擁有的全球最大鋰輝石礦山有望復產,對鋰資源市場影響巨大。

 

  據澎湃新聞報道,2月23日,融捷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融捷股份”)發布公告,全資子公司四川省甘孜州融達鋰業有限公司(下稱“融達鋰業”)與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政府(下稱“州政府”),在2月22日簽訂了《建立鋰資源開發利益共享機制協議書》(下稱“《協議書》”),在融達鋰業環保安全整改通過驗收的前提下,雙方將盡力促成甲基卡礦山于2019年4月15日前恢復生產。

 

  2月25日,融捷股份開盤即一字漲停,直至收盤,當天股價為27.25元/股。

 

  融捷股份于1998年8月在廣州成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長為安徽省企業家呂向陽,目前經營范圍包括企業自有資金投資、城市及道路照明工程施工等。

 

  甲基卡鋰礦床是亞洲目前最大的偉晶巖型鋰輝石礦區,位于四川省甘孜州康定、道孚、雅江的交界處,海拔4300米至4500米。資料顯示,在川西地區眾多硬巖型鋰礦床中,甲基卡鋰礦規模最大,且埋藏較淺易于挖掘,開選成本較低。

 

  根據四川省地質調查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付小方的統計,甲基卡已經探明的鋰輝石氧化鋰資源總量為280.7萬噸,遠景儲量有望突破500萬噸,遠遠超過182.96萬噸的澳大利亞格林布什而成為世界最大的鋰礦山。甲基卡礦山的復產無疑將為鋰市場帶來巨大的影響。

 

  鋰廣泛應用于電池、陶瓷、制冷液、核工業等行業。目前鋰的生產有兩種方式,鹽湖鹵水提鋰和礦石提鋰。2018年全球碳酸鋰新增產能近6.7萬噸,主要是鹽湖鹵水類和鋰輝石類,其中鋰輝石提鋰占當年全球鋰資源供給增量的80%。在中國,碳酸鋰的主要生產原料亦為鋰輝石礦。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的鋰輝石資源豐富,分布集中,其中四川占57%,江西占33%。然而,中國上游鋰資源的供應中約70%為進口鋰輝石礦。2016年,中國從海外進口鋰輝石49萬噸,自產鋰輝石礦僅3.8萬噸。2017年,中國從澳洲進口的鋰輝石精礦總量94萬噸,鋰輝石原礦183萬噸。

 

  復產因環保事件停滯數年

 

  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9月,融捷股份以7310萬元收購了融達鋰業51%的股權,2013年1月,融捷股份又以2.75億元的價格收購了融達鋰業剩余49%的股權,使融達鋰業成為融捷股份的全資子公司。

 

  彼時的融達鋰業,雖然坐擁亞洲第一大鋰輝石礦山,其“掘金”之路卻從一開始就不太順利。

 

  公開信息顯示,2013年,融達鋰業在啟動康定甲基卡鋰輝石礦山擴產計劃時,因用地問題導致當地村民利益糾紛,導致礦山于2014年冬歇期結束后一直未能恢復生產。從那時起,一直到2018年11月,曾多次傳出復產的消息。

 

  記者發現,在康定市人民政府和甘孜州國土資源局分別于2018年2月和8月公開回復市民問詢的內容中,均提到甘孜州甲基卡地區的鋰輝礦受2013年“10·13突發環保事故”和2016年“5·4死魚事件”的持續“發酵”影響,當地群眾對資源開發持抵觸情緒,一直反對開礦,使得鋰資源的開發利用處于停滯狀態。

 

  2013年10月中旬,在康定市塔公鄉甲基卡鋰輝石礦選廠,融達鋰業因發生環境突發事故而沒有及時啟動應急預案,導致八郎河水質異常。據了解,當天融達鋰業停電又逢當地暴雨,造成礦選廠收集池的循環水泵停用,廢水溢流并外排進入八郎河。

 

  2016年5月初,四川甘孜州康定市塔公鄉出現河道內大量死魚的情況,問題指向了位于河流上游的融達理業公司,懷疑為該公司排放的污水導致。公開資料顯示,死魚事件發生以后,甘孜州和康定政府承諾,融達鋰業公司開礦存在污染問題,與當地群眾達成一致意見,相關遺留問題未解決不開礦。

 

  事發后一周,融捷股份在互動平臺上回復投資者表示,融達鋰業的礦山停工停產已兩年有余,未有任何排放,死魚事件跟公司無關。

 

  復產進度事關多家鋰業公司

 

  據了解,融達鋰業的復產進度不僅直接關系到母公司融捷股份的效益,還影響到同在甲基卡的另幾座鋰礦的復產進度。

 

  這幾座礦山分別涉及上市公司天齊鋰業和雅江縣斯諾威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雅江斯諾威”)。記者從中泰證券研究所獲悉,目前在甲基卡礦山擁有鋰輝石礦權的只有這3家公司。

 

  具體來看,天齊鋰業的全資子公司四川天齊盛合擁有甲基卡措拉礦區鋰輝石礦的采礦權,天齊鋰業關聯方雅江縣潤豐礦業擁有甲基卡燒炭溝礦區鋰輝石礦的采礦權,甘孜州天齊硅業擁有甲基卡上都布礦區鋰輝石的探礦權;雅江斯諾威旗下的德扯弄巴礦區位于甲基卡的核心區,擁有18.53平方千米的探礦權。

 

  據此前的公開調研資料顯示,由于甲基卡只有康定市塔公鄉一個礦山進出通道,在融達鋰業停產后,另外幾座鋰礦的開發也陷入停頓狀態,僅有少量技術人員實施探礦。

 

  2015年~2017年,受益于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爆發式增長,上游鋰礦石價格水漲船高,天齊鋰業、贛鋒鋰業的凈利潤更是成倍增長。其中,天齊鋰業在這段時間凈利潤復合增長率達154.26%。

 

  然而,同期融捷股份直到2017年才實現爆發式增長,當年實現凈利潤3658.19萬元,同比增長589.52%。根據其發布的報告,公司當年的主要業績來源是委托加工碳酸鋰的銷售,以及其他投資收益和報表合并。

 

  2017年4月,融捷股份召開董事會就融達鋰業2016年業績承諾未達標情況進行說明,公告稱由于融達鋰業2016年因故未能實現復工復產,導致標的資產業績承諾未能實現。2016年~2018年3年間承諾標的資產凈利潤分別需要達到220.35萬元、5012.8萬元、4969.73萬元。但融達鋰業在已經披露財報的兩年里,業績均未達標。

 

  2018年11月,融捷股份發布公告稱,甘孜藏族自治州政府、康定市政府和相關政府部門與融捷股份召開協調會議,就征地和利益共享問題達成初步共識。

 

  根據本次公告披露簽訂的《協議書》,州政府將及時幫助融達鋰業解決生產建設過程中出現的各種政務或社會治安方面的矛盾和問題,創造良好的經營環境。同時,融達鋰業應切實履行企業安全、環保主體責任,規范經營行為,確保礦山生產建設等各項經營活動符合規范、科學、有序、安全、環保的原則。

 

  此外,《協議書》提到,州政府還將向公司鋰產業鏈上的州外飛地工業園區企業提供優惠政策。融達鋰業也將根據州政府制定的《甘孜州鋰產業發展規劃》要求,不斷加大鋰產業投資力度,有效擴大采選規模,做好鋰產業深加工,全力打造甘孜州鋰產業鏈。

 

  據了解,該協議能否如約履行并按照約定時間復產,仍要視融達鋰業環保安全整改的驗收情況而定。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 查看評論

相關文檔

?
1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