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備”才能“無患”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礦產資源戰略思考

【信息來源:中央地質勘查基金管理中心】 【作者:王國平 楊艷 】 【發布時間: 2013-03-23】

  隨著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和城鎮化水平的提高,礦產資源瓶頸制約日趨明顯,資源安全供應風險加大。黨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和五位一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布局,對我國礦產資源安全保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當前必須及時調整我國礦產資源戰略,促進我國平穩跨越資源需求高峰,保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現狀:國內礦產資源瓶頸日趨凸顯

   

  1980-2000年,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階段,全國大宗礦產品消費量增長2-4倍;2000-2010年,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騰飛時期,大宗礦產品的消費量增長2-4倍;2020年我國大宗礦產品的消費量預計增長1-3。預計到2020年,我國能源的消費量將達到45億噸標準煤,粗鋼、精煉銅、原鋁的需求量將分別達到7.5億噸-10億噸、1200萬噸-1400萬噸及3000萬噸-3500萬噸。未來十年將是我國資源供應壓力最為突出的時期。

   

  機遇:全球礦產資源供需格局進入調整期

   

  近年來,全球重要礦產資源的儲量大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按照目前的礦產開采水平,大多數礦產儲量可供利用20-40年,其中煤、鐵礦石、鋁土礦、鉀鹽等礦產可利用100年以上,天然氣、鈾、錳等礦產可以利用50-100年,銅礦可利用30年。

   

  西方發達國家大型跨國礦業公司通過金融機構對礦業公司進行參股或控股、金融炒作等,基本壟斷了全球多數礦產資源,推升了資源價格的不合理上漲空間,讓中國等資源進口大國利益受損。

   

  在全球范圍內,環境保護條件逐漸成為投資礦產勘查開發決策的制約因素。多國都提高了礦產勘查開發的環保門檻,礦業環境保護占礦業投資成本比例呈快速上升趨勢,使得部分西方礦業公司陷入難以為繼的困境,退出部分資源占有。

   

  世界金融危機給西方礦業公司帶去了資金困擾,國際礦產品價格波動加劇、礦業市場明顯降溫,礦產資源供需格局進入調整期。

   

  挑戰:我國礦產資源利用面臨著兩個突出的問題

   

  一是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對礦產資源需求持續上升與國內資源保障程度不斷下降的矛盾;

   

  二是粗放型的礦業增長方式與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對礦產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出現新的矛盾。

   

  我國近10年礦產資源的消費量增長迅猛。其中,粗鋼消費量增長300%,銅消費量增長394%,高于同期世界平均增速的0.5-1倍。2020年前國內資源保障程度繼續下降,鐵、銅、鋁、鉀鹽等重要大宗礦產缺口量會繼續增加,鐵礦、銅礦、鋁土礦可供資源儲量不足,供需緊張局面短期內難以緩解。

   

  當前,我國的45種主要礦產中有11種國民經濟支柱性礦產出現嚴重短缺,鐵礦石、鋁土礦、銅等大宗礦產進口量快速增加。2011年,全國礦產品進出口總額為9571億元,同比增長34.3%,其中進口額同比增長34.5%,且呈逐年攀升的態勢。鐵、銅、鋁土礦、鉀鹽對外依存度均超過50%。美國、加拿大等礦業大國對資源壟斷控制同我國進口量攀升的摩擦日益增多,特別是隨著印度等國家的崛起對國際礦產品需求量會迅速增加,我國大量進口礦產資源的成本和資源供應的潛在風險增大。

   

  我國經濟發展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大量的資源消耗,但目前我國礦產資源利用方式仍以粗放型為主,單位產值礦產資源消耗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全國共生、伴生礦的利用率只有20%,礦產資源總回收率僅為30%,遠低于國際先進水平。礦業企業競爭力不強、產品技術水平不高等問題仍較為突出。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的壓力不斷加大。

   

  建議:調整我國礦產資源戰略

   

  在政策導向上,加大國際合作。一是落實政府間地質礦產合作協議,開展區域地質調查國際合作,為企業礦業權登記和后續勘查提供依據和基礎。二是加強對全球鐵、銅、鋁、鉀鹽、稀土、鈾礦資源分布規律與找礦戰略區劃研究和東南亞、東北亞等重要成礦帶成礦規律研究與優勢礦產資源潛力評價分析。三是推進綜合研究和信息服務,落實國外地質實驗室的建設,培養一批我國具有國際勘查經驗的專業地質人才。四是積極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及管理方法,加大對深部找礦、復雜礦床勘查等國外新技術、新方法的引進與合作。

   

  在資源利用方式上,實行貿易與勘查、開發并舉。一是從進口海外資源向影響市場規則和控制資源并重轉變,通過參股、控股等金融手段,投資全球大型礦業公司,獲取海外資源。二是對于國際上資源供應充足、分布廣、保證程度高、國內對外依賴性不太大的礦產要繼續發揮貿易進口的比較優勢。三是積極擴大企業在國外的勘查開發,尤其要加快我國短缺的重要礦產在國外的風險勘查開發。通過風險勘查開發,建立國外礦產品生產供應基地。

   

  在礦種選擇上,以國內資源短缺的戰略礦產和大宗支柱性礦產為重點。一是重點支持國家急需礦種,開展國際合作,支持“走出去”參與全球礦產資源勘查開發。二是對國內優勢礦產,實施全球資源戰略,鼓勵“走出去”企業以獨資或參股、控股的方式,參與經營運作,控制該類資源在全球的開發進度,提高我國優勢礦種的全球戰略資源配置能力,凸顯話語權。

   

  在國家和地區選擇上,充分利用我國的政治優勢和地緣優勢。以礦產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我國周邊和非洲國家為重點,兼顧拉丁美洲,實現礦產資源供給在全球范圍內的優化配置。

   

  在運作機制上,堅持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投資主體,實行多元化發展。在運作方式上,采取獨資開發、或與其它外國礦業公司或國際財團合資經營的方式;在融資策略上,要在國內籌、融資的同時,有步驟、有重點地在國際礦業資本市場上籌集資金;在項目規模上,做到大、中、小項目并舉。

   

  加強礦產資源儲備協調,建立礦產資源戰略儲備體系。一是建立礦產資源信息共享平臺;二是制定礦產資源儲備規劃;三是編制礦產地儲備和礦產資源儲備計劃。按照“中央主導,地方配合,企業參與”的運行模式,由國家統一管理,具體實施委托企業或當地政府負責監管和保護。

   

  設立礦產地儲備專項資金。從公共財政中設立礦產地儲備專項資金,用于統籌近期與遠期、國家、地方與企業利益關系,支出范圍有礦產地的規劃、收儲、勘查、維護、管理等。專項資金的來源一方面通過預算安排,條件成熟以后,還可以通過針對儲備礦種征收特別消費稅、發行債券、動用外匯儲備等方式籌集。

   

  統籌國內外資源開發和儲備。對于優勢礦產資源,以國內開發、國外儲備為主。一是利用國內豐富的儲量,結合全球供需情況,適度開發國內資源,形成價格優勢;二是加大企業對國外的礦種勘查、買斷和入股投資,提高全球資源配置能力。  

   

  對于劣勢礦產資源,以國內儲備、國外開發為主。一是大力開展企業對國外資源的投資和勘查,盡可能多的開發利用國外資源;二是加大國內資源勘查力度,力爭找礦突破,與此同時以戰略儲備為主,以防戰爭等特殊情況,保障資源的供應。

   

  統籌不同區域資源開發和礦產地儲備。以煤炭為例,我國煤炭資源分布與區域經濟發展水平、消費需求極不適應,必須綜合考慮幾大區經濟發展和資源狀況,合理開發和科學儲備。東部地區煤炭應以開發為主,同時注重海外煤炭進口;中部地區實行煤炭儲備和開發并舉;西部地區則要形成全國最重要的煤炭礦產地儲備區。

   

  研究開發地質勘查新技術。加大技術攻關力度,加快技術創新和應用推廣,大幅度提高對地觀測與深部探測能力,推進成礦理論、找礦方法和勘查技術的研究與應用。

   

  建立產學研聯合攻關的礦產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技術研發體系。以提高開采回采率、選礦回收率和資源綜合利用率為主攻方向,重點支持低品位、共伴生、難選冶礦綜合開發利用技術,礦山固體廢棄物、尾礦和廢水綜合利用技術,礦產深加工技術的研發,建設資源綜合利用示范基地。

   

  加強中小型礦山技術改造。通過鼓勵中小型礦山企業按照市場機制實施兼并、聯合或重組,關閉環境污染嚴重、資源浪費的小礦山,嚴格執行礦山最低開采規模等準入制度,推進礦產資源規模化開采。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 查看評論

相關文檔

?
12选5